面向世界科技前沿,面向國家重大需求,面向國民經濟主戰場,率先實現科學技術跨越發展,率先建成國家創新人才高地,率先建成國家高水平科技智庫,率先建設國際一流科研機構。

——中國科學院辦院方針

首頁 > 學者風采

吳文俊:科研報國創新為先

2019-10-15 光明日報 齊芳
【字體:

語音播報

  在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之際,我國已故著名數學家、國家最高科技獎得主、中國科學院數學與系統科學研究院研究員吳文俊院士被授予“人民科學家”國家榮譽稱號。吳文俊曾經這樣寫道:科技是國家強盛之基,創新是民族進步之魂。他的一生,與國家、民族命運緊密聯系在一起,在數學領域銳意創新,堪稱科研報國的典范。

  中國科學院數學與系統科學研究院網站這樣介紹吳文俊:他對數學的核心領域拓撲學作出重大貢獻,開創了數學機械化新領域,對國際數學與人工智能研究影響深遠。他用算法的觀點對中國古算作了分析,同時提出用計算機自動證明幾何定理的有效方法,在國際上被稱為“吳方法”。

  言詞雖簡單,但吳文俊的研究內容對數學的發展影響深遠。在國外留學期間,吳文俊提出的“吳示性類”“吳公式”等,承前啟后地為拓撲學開辟了新天地。20世紀70年代,他提出的“吳方法”是一個全新的研究領域,其影響不僅局限于純數學領域,更對人工智能等有所啟發,美國人工智能協會主席布萊索等知名科學家稱吳文俊“獨自使中國在該領域進入國際領先地位”。

  “吳方法”是創新,也是傳承——吳文俊正是在汲取中國古代數學精髓的基礎上開創了這一領域。吳文俊認為,中國古代數學不同于西方傳統公理化數學,它是構造性的、算法性的,因而是最符合數學機械化的。他用算法的觀點對中國古算作了正本清源的分析,不僅開辟了中國數學史研究的新思路與新方法,也與機械化數學的開創密切相關。中國工業與應用數學學會理事長張平文院士說:“吳先生用科學的方法和創造性的見解,指出中國數學的發展途徑和獨特的思想體系,從根本上肯定了中國古代數學對世界數學發展的貢獻。”

  吳文俊曾在《光明日報》發表署名文章《東方數學的使命》。文中提出這樣一個問題:“怎樣進行工作,才能對得起古代的前輩,建立起我們新時代的新數學,并在不遠的將來,使東方的數學超過西方的數學,不斷地出題目給西方做?我想,這是值得我們大家思考和需要努力的方面。”

  吳文俊不僅是研究者,也是教育家。他曾任教于中國科學技術大學數學系,他的班上人才輩出,十幾位學生都成為教授、研究員、工程師,還出了一位院士、一位將軍。吳文俊對數學的基礎教育也提過諸多有益建議。北京大學教授姜伯駒院士回憶說,2000年討論初中課程改革時,有人說幾何定理都已經能用機器證明了,何必還要為難孩子們?吳先生嚴肅地說:“幾何機械證明是科研課題,中學要培養學生們邏輯思維能力和認知能力,這是教育課題,不能混為一談。”他出席了教育部的數學新課標座談會進行表態,對這種觀點進行了駁斥。他說這就好比養孩子,有了汽車難道孩子就可以不學走路了?他的觀點最終被大家接受了。”

  作為我國最具國際影響力的數學家之一,吳文俊身體力行地帶領、引導中國數學、中國數學家走向世界。他曾擔任中國數學會理事長,任期內,他領導中國數學成功加入國際數學聯盟,極大提高了我國數學界的國際地位。

  曾有人問吳文俊:為什么要回國?回國是否后悔?吳文俊總是這樣回答:“你去留學,學成歸國,這好像就是天經地義,沒有什么,大家都是這樣子。所以人家問我什么原因,我都說不出來。”

  回答不出“為什么”的吳文俊,是天真的。這也是吳文俊留給很多人的性格印象。中國科學院數學與系統科學研究院院長席南華院士說:“吳先生對數學、對生活都有一顆單純的心”,“今天的我們能否做到像他那樣單純?我不知道答案,但我知道我們需要。當我們感到迷失的時候,我們可以從吳先生留下的珍貴的數學和精神財富中得到啟示。吳先生為我們樹立了一個楷模,我們深深地感謝他。”

  (原載于《光明日報》 2019-10-15 03版)

打印 責任編輯:侯茜

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

© 1996 - 中國科學院 版權所有 京ICP備05002857號 京公網安備110402500047號

聯系我們 地址:北京市三里河路52號 郵編:100864

  • 浙江快乐12开奖结果